天九玄妙 格局變幻



天九最引人入勝的地方,莫過於格局變幻。當你一手好牌,手揸天九地八人七,都可以比雜五寶子至尊打低;遊戲如人生,就算你權傾朝野,都可以因為「叫雞」而身敗名裂。


有沒有覺得世界變得好荒謬?身邊越嚟越多人變得九唔搭八?這邊廂有人用幾萬銀買演唱會門卷;那邊廂有人無辜軟禁二十一日,強迫食垃圾;另一邊箱以色列每日表演捉飛彈。


有幸讀過羅馬尼亞的法語劇作家Eugene Ionesco的荒誕劇《犀牛》,好想分享給大家。


故事講一個小公務員貝蘭吉對生活不滿,對未來茫然,常有莫名其妙的恐懼感、孤獨感,但能保持獨立人格。有一天他在街上,發現一個街坊變成了犀牛。他驚訝。到了第二天,他發現另一個鄰居也變成了犀牛,他更吃驚。到第三天,又多一個鄰居變犀牛,他吃驚到極點,同時也很困惑,為甚麼他們會變成犀牛?



犀牛剛在生活出現,人們驚訝,或高談闊論,或覺得事不關己,漠然置之。其後變犀牛蔚然成風,人人都以犀牛為美,追隨者絡繹不絕。面對這種異化的潮流,保持獨立人格的貝蘭吉掙扎、反抗,決不隨波逐流。然而,他的反抗只是孤單的悲鳴和無力的掙扎,無助於扭轉社會的犀牛化。


為甚麼選擇犀牛來象徵人類的異化?犀牛尖角,意味著具有攻擊性;犀牛皮厚,意味著麻木;犀牛笨重,對事物反應遲鈍;犀牛眼盲,意味群眾無獨立思考。犀牛化意味獨立人格喪失、精神墮落帶來社會災難。


面對一個地方人人追求物質,缺乏品格信仰,正常人一個個變成犀牛,如何自處?如何不同流合污...?


或做到同流而不合污,如一朵青蓮,發願而出污泥而芳香獨放,進而感染他人,造就出另一片天空。